5
媽媽今天晚上煮牛了牛排~卻少了一塊牛排!
莫非牛排長腳跑掉了?莫名其妙的就不見了
6
有個法國人與他的朋友德國人討論一起相約到台灣玩
到他台灣後,因為飛機上的餐點非常的難吃~兩人都沒吃
所以肚子非常的餓~他們就看到一家中式餐廳,兩人開開心心的
走向了中式餐廳,因為看不太懂中文字,兩人都點了宮保雞丁~
餐點上來後,法國人就先吃了一大口宮保雞丁,被辣椒嗆一個流淚
德國人朋友問了法國人「你怎麼啦?」
法國人說:「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起我媽媽,心裏有點難過!」
後來,德國人也吃了一大口宮保雞丁,也被辣椒嗆一個流淚
法國人也關心的問了德國人「你怎麼啦?」
德國人回答說:「沒什麼,我也是想起了你媽媽!」
法國人一聽,覺得很奇怪
開口問道:「你流眼淚,幹嘛也想起我媽媽?」
德國人說:「我只是想起你媽媽,怎麼會生出你這麼不誠實的兒子呢!」
5
Houses, this is a common residence building. However, in the long history of evolution, it has undergone earth-shaking major changes, from wood structure -- brick structure -- brick mix structure -- reinforced concrete structure -- steel structure. Especially the door of the house, more exquisit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architecture, the door is not only an important practicality, but also a symbol of status, wealth and cultural character. From the ancient architecture that is preserved today, the door is the most exquisite materials in the building. The materials used for the door are the mos
更多
t excellent materials that the occupant can do. The wood requirements are durable and suitable for carving; Stone is best made of bluish stone, if it is to be used with sand and stone is also used in a better quality. The decoration on the gate is the finest and most abundant of all.

The main part of the door itself is the door fan, the door is only one fan, the gate is double fan, there are more large doors. Ancient door fan many ligneous, by long piece board and so together, hence call board door. When the combination is made with a few horizontal lumbar strings, the top and bottom are evenly distributed behind the door, and the boards are joined together by rows of iron nails. The nails on the door are called studs. In addition, in the wide width of the door fan, also at the door of the upper and lower ends of the pack with iron sheet to enhance the horizontal connection of the door, this iron is called "look at the leaf".
7
養著養著就跟著像了起來了!
那這還要說嗎?一定是狗狗中的帥哥~
8
有一天,阿慧在家急急忙忙的打電話給警局
請警察局到家裡一趟,過後半小時~警察到達了
小慧的住處後,小慧急忙的向警察投訴~
警察先生!隔壁大樓有位男子裸露身體啦!
警察先生看阿看阿!變問了小惠那個男子在哪?
小會跟警察先生說,「喔,你要用望遠鏡才看得到啦。」
警察先生:「……」
9
1、和老婆吵架,老婆一氣之下自己跑出去了!

四歲女兒還在那吃東西,我罵她:還吃,你媽都不知道哪裡去了!!!

她看了一眼我,說道:自己把老婆弄丟了,自己找去啊。。。

2、三歲女兒坐在沙發上吃零食,我凑上前逗她說:給我吃點吧!

女兒淡淡的抬頭看了爸爸一眼,不加思索地學她媽媽道:叫姐。。。

3、昨晚睡的早,迷糊中聽到四歲兒子說:媽媽,我屁股出了很多汗。。。

我一摸,我擦!!!這哪是汗啊,這熊孩子明明是尿床了怕挨打。。。

4、兒子剛開學沒幾天就被老師家訪了,班主任老師剛畢業,長得還挺漂亮,跟我談了一些兒子在學校調皮搗蛋的表現後就走了。

我正要去教訓兒子,他屁顛屁顛的跑過來說:“老爸,得勁不?只要你覺得行,我有的是辦法讓她過幾天再來!”

我。。。

5、父親節,老師讓孩子回家給爸爸洗腳,兒子給我洗完脚後,老師佈置的父親節作文是這麼寫的:

爸爸的脚又酸又臭,打開襪子那一霎那,酸臭味刺鼻直到我的每個神經,就像臭豆腐蛋摻著屎在悶熱的夏天封了一個半月。

皴裂的指甲裏全是黑泥,黑泥在指甲裏根本摳不出來,像是生下來就黏在肉裏。

但我不覺得爸爸的脚又臭又髒,在偉大的父愛裏,我聞到了濃濃的花香味。
9
秋天來到~又是吃秋蟹的時候了
重點這隻螃蟹~能吃嗎?
內臟都是焦油吧!
10
許多時候,下了班,無處可去,便常會去一家大排檔,就著臨街的位置,一個人,靜靜地,坐著,看著人來人去。

偶爾的,想起雪小禪的一些句子,“同道的人,終會相見”或者“在薄情的世界裏,深情地活著”,於是,很想為你寫一些文字,而這些文字也就叫做“在薄情的世界裏,深情地等你”罷!


  是的,一直很想為你寫一些文字,雖然不登大雅之堂,但字字深情,是豐盈在這句讀裏的。


  許多時候呵,孤獨得久了,便成了寂寞。


  總是羡慕那些在煙雨長街裏執手行走的伴侶,羡慕那些公園長椅上竊竊私語的情侶,羡慕那些眼目渾濁卻深情對望的黃昏老伴,羡慕那些晨鐘暮鼓裏行色匆匆的平凡夫妻。




  在這薄情的世界裏,人來人去,三生緣定的又能有幾人?一世深情的又能有幾人?日月的圓缺,從來都是未曾變更的,卻已是看透了多少回生死離別愛怨離分。日頭涼薄,月輪纖素,又何曾為誰變過顏色?紅塵蒼蒼,百年一恍,你或者我,其實一直在重複一個相同的故事,一場相同的愛恨深情。


  春蒸秋嘗,瓜菜米香,日子便在這一簞一食裏堆積,然後泛黃,至終了,我們都會走到那一堵屬於自己的牆。


  立夏時節的暖陽,日頭清白而光亮,樹木蔥蘢,已是肥了舊年的那株花枝。這青蔥的日子,是綠的新意,也像極了你的青衣。在這樣一個季節,與你初遇,也似這般和煦的暖。遇見你,在最好的季節,是很好的。
更多
因為,我的心,是與你的心,戚戚相關的。




  與你素未謀面,你的樣子,與美麗無關,只與我的深情有關。


  如果可以,在某一天,握住你的手,行走在時光匆匆的背影裏,在花葉迷離的縫隙間,在白髮垂垂的暮年中,織綴的是我對你的深情,好歹一世,還行!


  時光可逝,而深情不老,願與你同行。


  我在廈門的橋頭,遙望海天,尋找咫尺之間的你,或者,橋的那頭,便是你淺淺的身影,朦朧在深深的雨巷,朦朧在煙青的雨裏,也朦朧在了海天深處的夜裏,而我此時,只願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歲月砥礪,讓我看似薄情,實是深情到極!


  我終是穿過了季節的長廊,在薄情的世界裏,深情地活著,等一個人,等你在這個城市的轉角處,期許一場安暖的相遇,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深情等待,不怕時光涼薄;愛一個人可以愛到化干戈為玉帛,不怕花事闌珊,與歲月低眉白首,與時光抵足而眠。不敢說再見,只喜站在每一個歲月的路口,等你…….


  看著煙青的深夜,想起了徐志摩與林徽因的愛情。廈門的這些日子,也像雨霧裏的倫敦,好似有意無意地營造一種煙青而浪漫的氣氛,每一天都那樣若有若無地飄著煙青的雨,朦朧了意境,無休無止。很是偶然的,他們相遇了,一把油紙傘,亦或是一張薛濤紙,從文字到旅行,從現實到夢境,從昨日到明晨,字裏行間深深淺淺的筆走著深情。有時候,心動了就彼此沉默。或許,是因為愛了,愛了才會如此。唯有愛了,才會見字如面,看雨生情;唯有愛了,才會迎風柔軟,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也唯有愛了,才會希望茶永遠不要涼,酒永遠不要停。多少的感動,或許只有愛過了不愛了的人,才能懂得。




  一份不計時長的等待,便是相守;一份不計時長的相守,便是愛情;一份不計時長的愛情,便是深情!


  夜闌星微,碧浪風推,心思靜謐如似紗織的簾帷,朦朧隱約了一世的深情。這樣的愛情,適合安靜自處,適合以天馬行空的寬度去逍遙忽遠忽近的距離,適合我在這裏、你在那裏地相思,適合此一刻的寂寞,只我一個人嘗、一個人醉、一個人撫慰淡淡的心碎——煙花易冷,紅塵易變,璀璨之後的時空不會恒留永久的繁華。風無言,夜無聲,滄海有心,靜夜無溫,溫存只在倏忽刹那間,記憶中的全部徒剩涼薄。如此時,蘸夜為墨,寫生鼓浪嶼,將一世的深情為廈門的天空以煙花點綴,讓情愫綺麗,勻進心境,拽景成畫,字也流傷!


  是呀,除了顛沛,誰肯收留我此刻無序卻愁緒的流離?惟你、惟我,還會炊燃那一枚煙花取暖麼?


  記得不知是誰說過,人只有在孤獨的時候,才會渴望能夠有一個可以和自己惺惺相惜的人,而被俗事纏身之時,許多感動的片段都會被忽略。我想,我與你的投緣,是有著他鄉遇故知的情結的罷。你或許生於水鄉之地,而我亦是來自蜀南水鄉,那裏有過吳光第,有過李宗吾,也有過郭敬明;那裏也有青花衣,也有油紙傘,也還有沱江裏的烏篷船,如此,明山秀水裏滋養出的人物自是不同凡響,因此,我深信,你就是南渡而來的那個臨水照影的女子,我便是那闕南渡宋詞裏輕吟的伶人。而你,便是我一直在等的。


  我是深情的,即便廈門的雨季裏,已是沒有了煙雨裏的那把油紙傘,但我終是來了,在廈門的橋頭,在這個薄情的世界裏,深情地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