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人性中蘊藏著一種最柔軟,但同時又最有力量的情愫——善良。

善良的品質不是人人都具有的,但卻人人都能感受得到它的存在;善良不是人們與生俱來的附著物,但卻是能夠在淨化自我心靈的過程中得到昇華的人格成分。善良是人的優點,但沒有原則的善良容易縱容別人的缺點;任沒有原則的善良放縱,受傷害的就會總是自己人,善良有時也是錯!


“人之初,性本善。”善良是做人最基本的品質,我們將其發揚,代代相傳。當人還有善良,她就是美的。所以,人的善良讓人間溫暖;人因善良所受的傷害和負重讓人同情;人因善良為他人所做的犧牲讓人敬重。


可有的時候,人善良的因卻沒有良好的果,那是因為,那樣的善良缺少智慧的調控,沒有清晰的是非方向;或者,那其中包含了太多私我,被一種“小我”牽制;抑或那只是人的一種為人習慣。沒有原則的善良習慣,付出的心思越多,得到的苦果越多。


善良是一盒萬金油,能治百病;善良也是一個垃圾桶,什麼東西也可以往裏裝。


善良可以拯救正在墮落甚至腐爛的軀體,善良可以挽救正在沉淪甚至瀕臨死亡的靈魂。可以說,擁有善良是可敬的,得到善良是幸運的。


善良與正直、愛心、悲憫為伍,與邪惡、陰毒、冷漠為敵。柔軟時的善良,可以融化冷傲的冰川;堅硬時的善良,可以穿透任何頑固的岩石。


善良到底是什麼?

更多
在狡詐者的眼中,善良是一種幼稚,善良是一種愚笨,善良是一種毫無回報的付出,善良是被諷刺、被挖苦、被譏笑的落荒者。

在惡毒者的眼中,善良是用來獵獲的槍彈,善良是用來掩飾兇殘的裝潢,善良是用來欺騙別人的麻藥;面對善良,他們狂笑不已。

在富有愛心的人的眼中,善良卻是人性中的至純至美,一切偽善、譏笑、冷酷、麻木在它面前都會退避三舍,任何頑固的醜惡都只能在陰暗角落裏對善良咬牙切齒。
9
有一天,小明、小華、小呆三個兄弟在公園裡玩耍
回家的路上時,發現到道路中間有一陀很像便便的東西,
小明就跟其他兩個弟弟說,「我最好把他檢查一下…」
小明就低下頭,大力的用鼻子聞了聞~「嗯,的確像便便。」
後來小華,走上前把手指插進去~便說了「嗯,摸起來感覺像便便。」
接著小呆也跟著戳下去,然後放進嘴巴裡嚐嚐~「嗯,嘗起來也像便便!」
後來三兄弟離開了現場後,很慶幸的一口同聲「幸好我們沒有踩到它!」 
11
一進一出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 ~ 這出來的量似乎不成正比啊 !!
11
新年來到,阿華存了非常已久的積蓄終於存到能夠買心中的汽車
阿華非常性奮的跑到賣車場,立即試乘他想買的汽車,過後與業務詳細討論後
阿華決定準備現金要與業務來購買這輛車,三日後,阿華拿著他的積蓄到了車場
找到業務後交車,阿華正開開心心的要把新車開回家的路程當中,發現車子快沒油了~
於是上網收尋附近的加油站,到了加油站後,有一位工讀生問了阿華,請問加95的油嗎
阿華回答工讀生,對~沒錯加滿謝謝!工讀生弄了半天,油槍怎麼插都插不進去,
於是工讀生問了問阿華,怎麼插不進去啊?阿華回答了工讀生,因為他是處女阿~
剛剛才交車,也是第一次加油~工讀生也很直接的回答了阿華,
喔喔!不好意思~我也是處男!第一次插不準..
11
有這把傘因該暴雨來也不用怕了~
不過颱風來的話不知道稱不稱的住~
11
一對剛交往沒多久的情侶,男生叫阿華,女生叫小小
他們逛完夜市後,卻不知道要去下一個約會的地點,
後面小小提議說,不然我們去陽明山看看夜景好嗎?
阿華立即的答應了小小,於是騎車摩托車抵達了陽明山後,
兩人找了一個非常棒的位置,兩人很享受的看著夜景,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氣溫逐漸的下降,這時候,阿華溫柔的問小小
你會不會覺得冷呢?此刻小小心裡覺得很溫馨!但他又想考驗阿華
對他的態度是如何的,於是小小就回答阿華,我不會冷~
這時,阿華接近小小的耳多更溫柔的說,那..妳外套借我穿,我有點冷!
11
天氣這麼熱!我都頭都發爐了~
其實這張拍的真不錯~看似像隻鳳凰的鴨子!
10
有一個新婚夫妻剛結婚沒多久,太太懷孕了
可是在懷孕第九個月的時候,由於丈夫性需求
請求太太滿足他的需求,過了幾個月後,在寧靜的夜晚當中
太太肚子突然痛了起來,羊水也破了,丈夫趕緊的帶太太去醫院
沒多久,太太把小孩生了出來,是個小男孩,而且一出生就會講話
只見小男孩一轉頭看見醫生並問醫生,欸!你是我爸爸嗎?
醫生趕緊搖頭,不是~我是醫生!
然後他往旁邊看,看到了護士並且問了護士,你是我爸爸嗎?
護士錯愕的搖頭,不是~我是護士!
最後爸爸近來手術房,小孩一看見並且問了,欸!你是我爸爸嗎?
丈夫很開心的回答說,對啊~我就是你的爸爸啊!
結果小男孩很生氣的拿手指戳他爸爸的頭,一邊罵著
『這樣戳你,你會不會痛?會不會痛啊!?』
後來太太再度懷孕了,先生還是忍不住的想滿足自己的需求
再度的又拜託太太,幾個月後,生出了一個小女孩,一樣也是個天才
一出生也是到處問誰是他的爸爸!,爸爸摀著頭走向前說
我...就是你爸爸,結果小女孩吐了一口的口水吐向他爸爸身上,
小女孩很生氣的問他爸爸,『這樣髒不髒啊,髒不髒?髒不髒啊!?』